团子吃糖日记——前传

由 神楽坂 鵯凪 发布

⚠前置警示:不建议在未经医生指导下进行 HRT,不鼓励未成年人自行服用药物

由于本人双相情感障碍药物影响,记忆会出现偏差,部分为虚构内容

萌生想法

2017 年的某一天, 青春期刚过团子在学校无聊的刷着手机。就在刚刚的那个暑假,团子以一个特别优异的成绩考入了这所高中,并且成功地进入了学校的 OI 集训队。但是,团子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团子上的是高中的普通班,而 OI 集训和出国留学考试的准备让团子忙得不可开交。成绩从 100 名,掉到 500 名,掉到 800 名,掉到 1000 名以外。。。班主任、年级主任都像热锅上的蚂蚁,找家长,找竞赛老师。因为不能放弃毕业证,家长也愁眉苦脸,只得把礼品卡往班主任的口袋里塞。就这样艰难地度过了高中一年,并通过了会考的合格考试。

在这一年里,其实困扰团子的不止这一件事。由于他们是住校生,男生宿舍的种种乌烟瘴气令团子无法接受,当然还有她粗糙的皮肤、遍布全身的毛发和那浑厚的嗓音。小学时,她是学校活动的主持人,被人在暗地里骂“娘炮”。初中军训结训仪式上,她因为她的性别遭受歧视。在初中变声期,因为她在班里担任委员,没有保护好嗓子,造成了现在这种局面。这种种问题都在一直困扰着团子,直到有一天,有一天她真正了解到了有那么一群 MtF,有一天她真正了解到了原来后天是可以改变性别,有一天她真正了解到了原来通过药物和手术治疗可以获得她自己想要的身体的时候——她开始蝶变了。

跌跌撞撞

团子的第一次买糖始于淘宝,那是 2018 年的春天,团子第一次买了补佳乐和螺内酯。因为缺乏相关知识的指导,加之她自己当时出现的精神问题,只是在断断续续的服用,并一直摇摆不定是不是要继续走下去……

2019 秋冬之交,遇上了宝蓝(翻车咕),不知为何,从那时起她的意志坚定了下来。随之开始吃糖、和前男友分手、出柜、看精神科,一气呵成。就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进展居然这么快这么顺利。

迷失自我

团子从高中开始就出现了各种精神上的问题,包括但不限于学业的压力和自身的期望。团子的父母是开明的家长。但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屋漏偏逢连夜雨,家里有老人重病,再加之工作繁忙,一切事物都由团子她自己跑来跑去。在那段时间里,她曾经自行服用过【屏蔽】抗抑郁药。当然,副作用是很显著的。团子也曾试图用酒精改善情绪状态,但效果也不理想。周末的时候,她自己打高铁去隔壁的城市上课。再后来从学校”休学“,她自己在那边一个人住,唯一的她能接触到的那帮人,有几个是培训机构的同学,另外几个是当地的 ingress 玩家。

在一个人住的某一天,团子下定决心要走去当地的精神卫生中心来看看她自身的心理问题。不幸的是,当她踏进那个诊室的时候,被以未成年要求家长陪同为由,赶了出来。随后一段时间,没有家长的陪同,只好她一个人自己扛过来。随之以后,回到老家,团子的母亲决定带团子去看看什么问题,因为工作繁忙,只好趁着元旦前夕陪团子去了【屏蔽】市人民医院。那里的医生不知道因为什么,给她下了一个强迫症的诊断,并告诫她不要 “死要面子活受罪“ 。

团子有苦说不出,但终于在新冠疫情来临之际成年了。冒着疫情,去了【屏蔽】省精神卫生中心。在那里,医生给下了诊断:焦虑抑郁状态。

在随后的三个月后,在另一家精神卫生中心,医生修改了诊断:双相情感障碍。

在随后的秋日里,凌晨,团子因为承受不住的生物钟变化实施了第一次自残自杀尝试,相安无事。

直到发稿之日,团子依然在努力和双相情感障碍斗争。

证明?!

在诊断双相情感障碍之后,团子决定跑去与宝蓝同居。她们在城郊的地方一起租了一套住房,当时团子正在准备秋季开学,而宝蓝正在准备恢复直播和视频更新(咕?)。

团子的秋季学期没开成,宝蓝的视频也没复播。两人在写代码、看书、打 mai 中摆烂。

在 2020 年底,趁着团子父母来为两人”改善生活“之际,团子提出了开证这一请求。她的父母同意了,驱车带着团子前往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900 元 + 检测费,三个医生,两位家长,耗费两天时间她成功拿到了证明。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